欢迎光临本站
400-113-0866
 
扫一扫看更多
新闻详情

傅涛:市值曾冲到800亿 碧水源走对了哪几步?

发表时间:2020-08-08 11:22

在我们的环保民营企业中间,有一个企业是举足轻重的,为什么说举足轻重呢?因为它的市值曾经在很长的时间之内超过了国有的领跑企业,超过了北控、光大。曾经达到了800亿市值。它就是碧水源。碧水源为什么有超凡的增长,它背后的增长的原理是什么。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,E20研究院院长,《两山经济》、《环境产业导论》作者傅涛博士在其亲自制作的系列视频节目《听涛》第二期中进行了简单分析。

在我们的环保民营企业中间,有一个企业是举足轻重的,为什么说举足轻重呢?因为它的市值曾经在很长的时间之内超过了国有的领跑企业,超过了北控、光大。曾经达到了800亿市值。这个公司可能大家知道,是碧水源。

2008年,有一次开会,文剑平(碧水源董事长)还说,他们公司那时候还在谈论创业板的事情。他说他们是创业板的001号,因为北京市优先推荐了他们。那时候资本市场还没有创业板,我们对创业板的规则还不太了解,他们没有成为第一批,第一批是万邦达,他们是第二批。第二批并没有影响碧水源的超凡发展,之后,尤其是2010-2015年,有非常大的突飞猛进的增长。它为什么有这样的增长,它背后的增长的原理是什么。我们今天做一个简单的分析。

借力奥运起步掘金

碧水源的创始人文剑平,还有它的CFO何愿平,是非常有特点的搭档。文剑平原来在国家科委工作,后来到国外留学。回国以后2001年,创办了碧水源。碧水源的早期是很艰难的。我当时有很多朋友在他们公司。在北京的市场环境中间,他们主推膜技术,超滤膜处理污水,这是一个比较窄的技术路线,当时在我们大干快上的污水处理投资建设时代,并不是主流模式,也不太受待见。

他们在北京市场,在北京的支持之下,借上了奥运会的东风。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召开,各个县、村镇,都在上污水处理设施。MBR有规模小、占地小的特点,迅速占领了北京市场。当时北京的首台套政策给了他们比较好的支持。这个是他们的发展期。2008年前,碧水源并没有进入到我们水务行业的主流当中。

真正的分水岭是2009年后,创业板兴起。碧水源以非常好的优势进入到中国第一批创业板公司中间,成为资本市场助力的第一批起飞的民营公司。虽然之前也有很多民营公司接通资本市场,但那个版块的性质并没有在支撑科技公司的增长。碧水源是踏踏实实的以一个轻资产的、EPC的工程公司的名义,技术型公司的名义,进入到资本市场。

创业板上市后,快速增长的两个核心因素

碧水源进入资本市场以后,有非常快速的增长,我觉得取决于两个因素。

一个是赶上了我们污水处理的黄金十年,我一直在讲2007-2017年是中国污水处理发展非常黄金的时期,环保领域一度被资本市场热捧。而作为创业板上市最早的一些公司,多多少少都被资本市场高看了一眼。碧水源恰恰是踩上了这个时期,所以我觉得碧水源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资本市场。

第二个取决于我们的环保行业,刚才我说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,尤其是碧水源领跑了一个细分领域。很多的公司做战略都在选择细分领域。碧水源现在它做得很宽了,规模大了。当时上市之初,或上市之前,它没有多少选择。因为拿的MBR的技术,好像是技术推广方,进入资本市场。

我觉得碧水源可贵的地方在于,它不限于推自己的技术。当时在中国水网上,在我们的各种活动上,碧水源都在倡导一个理念就是提标。学者、国家环保部门在谈提标的问题,在企业里谈提标谈的最火的最用心的就是碧水源。

他们一直在鼓励中国市政污水的排放标准,要从一级B提到一级A。当时中国污水处理的标准提到一级B也是没多久的,很多原来是二级排放标准,刚刚提到一级B。一级B的污水处理厂也只有一半多的水平,而且不能稳定达标。当时大部分主流观点认为,一级B就非常好的削减了污染物。但是碧水源的主导思路一直在不断地通过各种提案,领导的见面,各种场所,在呼吁污水处理厂一定要提高到一级A。

当时从环境治理的角度看,尤其是在北京,奥运会前后,河流没有多少自然水,除了下雨之外是干涸。如果一级B,实际上还是臭水,一级A也是劣五类。

推动提标成就碧水源

从背后的逻辑来说,碧水源推一级A有它的商业逻辑:因为MBR技术,以膜为核心的污水处理主流工艺MBR技术,按一级B的投资,投资效率来说,它不如别的工艺。但是如果标准到了一级A的标准,MBR就在各方面显示出了更加有竞争力的性价比。

实际上,出于商业的目的,也出于社会责任,碧水源一直在推动一级B上一级A的提标,以至于中国全面实行一级A以后,它又提出了北京市能不能到四类,四类水体的排放标准。除了个别水体外,大部分水体实行四类的排放标准。现在北京实施了,进一步在提标。

其实污水处理的标准,就是我们外部的环境公共服务的界限,外部服务界限的变化会引起我们技术路线比较的一些变化。

从碧水源的身上能看到一个环境领域里的主流企业,它不能简单地应对已经形成的固化的服务标准。服务标准的产生也是产业、社会、政府共同推动的。一个优秀的企业应该主动参与到这种政策的对价中间去。一个方面出于社会责任,一个方面出于自己的商业考虑。我想碧水源很大一部分的发展跟推动提标有很大的关系。

文剑平的政治高度:关注客户的关注

当然它的创始人文剑平是一个科技部官员出身的一个学者,他的政治高度是有的。说起他的政治高度还有一个小的故事。

在2012,2013年,碧水源上市不久,如火如荼的时候,我们在碧水源搞过一次E20圈层的活动。我当时邀请了将近一百位环保企业的老总们去碧水源的新址。它当时刚搬到了新楼,上市之后融了一大笔钱建了一个新的碧水源大楼,然后也是祝贺它的乔迁之喜。

当时碧水源异军突起,甚至风头超过了当时比较火的北控和首创,很多的同行们都在问,为什么碧水源会这么厉害。所以那次去的人特别多。到现场之后,大家要求回答问题。其实就是想知道碧水源增长的路径是什么。

在同行看来,碧水源的膜技术并不是最先进的。甚至很多搞膜的人,同行相轻吧,很大程度上,一直在贬低或者说看低碧水源的膜技术。他们不觉得膜是它增长的核心。

我记得那天文剑平的发言,也是很另类的。大家在问碧水源增长的路径是什么,碧水源的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。文总讲了二三十分钟,他讲的核心是什么呢?他讲到中国的水脏、水少、水安全问题。当时都是同行嘛,大部分是搞水的,都从业于行业十几二十几年了,都觉得非常不解气,不是关键问题。

我当时听完以后,对我的启发很大。其实文剑平在任何时候,他都是以客户为导向的,他并没有在讲自己的技术如何地好,尤其是在同行们面前,他反而没有讲技术多么好。我相信他在市长、书记面前也不是讲技术如何如何好。他要讲他一个企业家一个学者,回国报效祖国的情怀,讲通过自己的技术、自己的努力、自己的企业不断为我们中国水的问题在贡献力量。他的很多出发点看上去大而高。

当时在会上我就做了一个总结,我说其实一个好的企业,它是要从客户的立场出发。他其实没有在讲自己的供给如何,多么多么地好,但也可能他的副总他的总工,他的部门经理们,在讲自己的技术。但作为董事长CEO来说,他更多是在讲我们碧水源的成立,其实在为中国的水环境问题,或者市长、书记们所关心的水环境、水污染、水安全问题,我如何去为你们分忧。虽然后来大家对他(发言)的评价,很大一部分评价并不高。但我认为他讲的是真话。

文剑平这个人是湖南人,何愿平也是,他们并不善于表达。但他的那种执着,技术创业的情怀,其实在他身上是表里如一的。

我个人认为,碧水源能走到这样的程度,其实在一定时间之内,从2010年到2018年,一直进入到十大影响力企业,(是因为)他对客户的关注,尤其对政府的市长、书记们对环境问题的关注,作为公司的奇点,而不是在讲具体的我能解决一个细节问题。

另外,碧水源能获得更好的增长,其实也跟它的商业模式有关系。


分享到: